'); })();
>反腐

驻马店驿城区选举现场一村民遭暴打至残 社区书记马健被举报

2019-08-30 19:57:22 新闻来源:人民中国网 责任编辑:

驻马店驿城区选举现场一村民拍照被殴脊柱变形 社区书记被举报

    本网讯 基层村委会和社区是上级党委政府各项政策落实的“最后一公里”,级别不高责任重大,直接关系到党和政府形象,民主法制建设。最近河南省驻马店市驿城区橡林办事处王楼社区,有不少群众不断反映他们社区书记马健俨然一个土皇帝,其行为已涉嫌黑恶势力犯罪。

 

一村民选举现场拍照被殴打致残疾

 

    2015年秋季,地处城乡结合部的驻马店市驿城区橡林办事处王楼社区李庄村民组选举组长。现场很多村民,正在选举高潮,村民张某某用手机随意拍了几张照片,被时任社区书记的马健看见大发雷霆:“不准拍照!”   

 

    随即马健的大哥和侄子冲到张某某面前,把手机夺过走,摔到地上。“就是书记不当,也要打他。”有了马健的旨意,二人不由分说朝张某某一顿脚踢,被人挡着没有倒地,现场马健一个亲戚陆某山也在一旁助威“打死他个孙子。”

 

 

 

    瘦弱的张某某哪里经得起如此暴揍,腰部疼痛难忍,被人扶回家。由于张某某家庭贫困,仅仅贴点止疼药膏没做进一步检查。后来发现越来越重,腰椎变形,难以弯腰,更不能干重活,就连稍微重一点的东西都不敢掂,完全丧失劳动能力。家庭四个孩子全靠他妻子一人打零工勉强糊口。张某某因害怕报复不敢声张,曾多次找马健要求低保救济被拒绝,就连摔坏的手机也没有赔偿,谈及此事都禁不住潸然落泪。

 

多名组长直接任命 一个组竟然出现双组长

 

    按照村民自治法,村委会或者社区下属的村民小组组长也必须选举产生。但在王楼社区14个组中,有4个马健直接任命,还有个组是双组长。

 

    其实,张某某在选举现场拍照被围殴并非偶然。当时王楼社区李庄村民组选举马健心意人并不是第一,马健有点不高兴,此时张某某拍照正好把气撒在他头上。最后村民选出的两个人票数一样,一个是群众拥护的张雪宾,一个是马健心意之人,最后马健竟然宣布二人同时担任村组长,成为笑谈。

 

    2019年4月份社区建筑公司财务室突然夜晚莫名起火,全部来往账册各种办公用具烧毁,直接损失十多万元;至于账目烧毁,外单位所欠工程欠款无从索要。如此重大的责任事故,作为建筑公司经理王某明有直接责任,有马健保护至今没有受到任何处分。 至于什么原因失火,没有结论,是否人为纵火故意损毁证据使外单位所欠工程款进入个人腰包?还是有其他人为因素?至今成谜。

 

举报贪腐遭报复 好好的企业被黑恶势力打砸

 

    季学恒是位老政协委员,自己开办一家具加工厂,几十年前到驻马店创业,并落户橡林办事处辖区,为人耿直,敢作敢当。

 

    2017年4月老季向省纪委巡视组反映过马健的问题。2017年6月16日上午9时,马健组织上百社会闲杂人员,用挖掘机暴力强拆打砸季学恒公司,设备、原材料、生活用品、收藏品无一幸免,直接间接损失近300多万元,全家遭受灭顶之灾。

 

 

 


    事发时老季及时赶到并报警,马健对出警民警谎称,“是办事处让我们组织的。”民警现场做了此记录。而后证明,是马健个人组织,办事处领导并不知道,更没有让马健强拆。 马健当天究竟雇佣的人有没有涉黑人员?第二年有了答案。

 

    2018年4月当地公安部门扫黑办告知老季,通知老季指认作证。 原来2017年6月16日打砸老季企业的人员当中,有28人参与黑恶势力犯罪被批捕,是他们自己供出曾经参与马健组织的对老季企业打砸拆除行为。

    “由此足以证明马健非法组织黑恶人员使用暴力欺压良善。”季学恒公开表态。“我会一直告下去,直到施暴者受到惩罚为止,尽管多次受到死亡威胁,但我不怕,相信邪不压正。”

 

把控村民组事务 超低价出租村民损失不少于2千万

 

    在驻马店驿城区王楼社区李庄村民组有一座9000平方米商用写字楼,位置很好,可以说是全组人的主要经济来源。

 

   2018年春原租用该商用楼的某公司合同到期,希望续租,愿意以每年180万的租金与村民组直接签合同;但马健找了一个亲信办了营业执照,强行与村民组签订15年合同,年租金50万元;再以每年180万元的价格签转租。

 

    这样,每年130万元的房租差价,15年下来被截留房租1950万元,再加上15年租金不上涨,村民少收入2000多万元。虽多次举报,得不到解决。

 

    除了李庄写字楼租金大幅度缩水,王楼社区新庄村民组利益也被大量侵吞。新庄村民组有一块6亩多黄金宝地,当时组里有200多万元,如果村民组出资建座商用楼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马健把持村民组事务,未经村民组同意把这幢楼的建筑经营权直接给了王某军。6亩多土地7800平方楼房建筑面积,只给了村民组1800平方,剩余6000平方归王某军所有,新庄村民组少收入1900多万元,引发不安定因素。

 

   王楼社区王前村民组在中华路西段原自建一栋商住楼,有门面房4000多平方米,以极低的价格租给一超市,村民反映强烈,该村民组组长孙某华对村民说,“没办法,书记定的。”

 

    此外,王楼社区李庄组村民还反映,王楼社区李庄村民组所有村民赖以生存的土地,在从未开过村民组会议的情况下马健被私下卖掉,一亩地多少钱?卖给谁从未公开。村民组账目上有多少钱?卖地款用到什么地方?村民更无从知晓,多年来村民组没有分过钱。

 

    王楼社区地处城乡结合部,建设工程是挣钱主要途径。 马健的兄长马某峰原来只是施工队的带班,但在马健当社区领导后承包了王楼社区管辖区内20层以上的大楼,如铜山大道的蓝山四季社区解放路的万博林地港湾等社区。干不完的工程转让其他建筑公司进而谋利,而社区自己的建筑公司无米下锅。

 

    2013年马健刚上任社区书记,2014年夏社区就把一块价值30多万元的花岗岩石碑私自给了王某明的姑父。

 

开豪车 住别墅 巨额财产来路不明

 

    马健2013年当上领导当上社区书记,不久就暴富,豪车、别墅,出手阔绰。他当上书记后买两辆轿车,其中一辆是挂郑州牌照的福特车,价值五十多。(此车村民举报后,突然不开了)儿子、女儿分别在王楼社区辖区银丰森林湖小区各购买查套住房。近来据说马健用家人的名义购买大量别墅、高档住宅。李庄村民组他老宅还有近400平方米的住宅。

 

   “至于马健究竟能有多少房产,没人能说清楚。”村民说。

 

    马健月工资仅3000元,儿子、女儿都上班族工资都有限,其爱人为家庭妇女,他本人也不做生意,以他们现存资产远超过实际收入,巨额资产来历不明。 王楼社区位置优越,本该村民富足,社会安定,近几年却成为上访重灾区,向媒体反映内容仅是冰山一角。

 

    “我们相信有党的坚强领导,基层苍蝇即使有破伞保护也是暂时的,经不起廉政风暴,我们这里的问题迟早会得到解决。”村民们非常自信。

除《民生头条》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民生头条》立场!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人才招聘 权利声明 广告中心 人员查询

香港新闻工作者联合会许可证 港媒备2019【56】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投诉邮箱:minshengtt@163.com

民生头条(www.minshengtt.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