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曝光台

北邙陵园乱象调查:买过墓穴却不能入葬,牵出混乱复杂的 利益之争

2022-03-28 09:42:15 新闻来源:厘米新闻 责任编辑:BJ06
   马上到清明节了,又到了人们纪念去世亲人扫墓的时候了。本网接到群众反映,几年前就在荥阳北邙陵园购买了墓穴,但是不知为何,陵园却迟迟不让入葬,现在亲人的骨灰已经在其他寄存处放了几年了,想进入陵园还要遭到保安搜查,北邙陵园这种霸道做法让他们气愤不已。
    针对群众反映的情况,近日本网进行了实地调查。
    在北邙陵园大门口,确实看到有数个保安对进入陵园的车辆进行检查,每一辆进入陵园的车辆,都会被保安打开后备厢,仔仔细细地搜查一遍,据知情人透露,这是为了检查车内是否夹带骨灰盒,防止已经购买墓穴的业主偷偷携带着骨灰盒入葬。
    本网随机采访了来陵园考察的一对夫妻,他们表示:想来此购买墓地,完全是奔着风水好来的,自古就有“生在苏杭,葬在北邙”一说,家里父母年迈,想提早把墓穴安排好,但是此行并没有达到目的,因为保安说现在陵园内所有墓穴一概不对外销售,原因保安说的含糊其辞,说陵园内部正在整顿,会把一些非法墓地进行清查,等清查完毕再进行销售。并给他们留了一张销售员的名片,让打电话咨询,至于何时能放开销售,保安表示并不知情,也许几年,也许就在这一段时间,并给消费者指了指门口贴着的禁止销售的公告,等整顿完毕,会有一个大老板接手,具体大老板是谁,保安也说不清。

 
    听保安说有这么多麻烦,这对夫妻表示会放弃在这里购买墓穴的打算,到其他地方再看看。
    北邙陵园为何会有如此多讳莫如深说不清道不明的问题?
    还要从头说起,或许从北邙陵园的诞生开始,就为以后的纠纷埋下了隐患。
    北邙陵园的诞生
    上世纪九十年代,黄河岸边的邙山头上,有大片大片的荒山头,因为灌溉条件差,土地贫瘠等原因,荒山头的耕种价值并不高,当地政府鼓励村民们开荒种地,基本是好耕种的山头有村民耕种,不好耕种的仍然荒芜。
    俗话说,民间有能人,1997年,荥阳市北邙乡当地村民陈百鑫、陈战胜、黄保安等村民从荒山上看到了商机,邙山头虽然不适合耕种,但是背靠黄河,在“风水学”上来说,是极佳的风水宝地,几人一合计,开发陵园的念头形成了。
    说干就干,几人开始着手筹建北邙陵园。
    但是,如果筹建陵园,需要一家公司为申请主体,提交审批材料,在此背景下,1996年11月,陈百鑫注册了荥阳太阳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太阳实业”),陈百鑫为法人,并以太阳公司的名义,向荥阳市民政局递交了审批材料。
    1997年9月,陈百鑫,陈战胜,黄保安三人开始筹建北邙陵园,1998年8月,三人经过核算,确认原始股为50股,每股1万元,其中陈百鑫出资31万元,陈战胜出资13万元,黄保安出资6万元。1999年1月,经其他股东同意,陈百鑫将8万元股份转让给贾安民。1999年10月,陈百鑫,陈战胜,黄保安,贾安民四人正式签订了“中原北邙陵园”章程(中原北邙陵园即现在的荥阳北邙陵园),对四人的出资进行了确认,2001年8月,河南省民政厅下文批准兴建“荥阳市北邙陵园”,企业具备了成形的条件。
    而陈百鑫在办理登记注册时,私自将股东变更为:陈百鑫、陈战胜、李惠(陈百鑫妻子)、张卫林、陈香枝、马涛、周同祥、赵海须,股东共八人,除陈百鑫和陈战胜为真实股东外,其他六个均为虚增股东,而真实股东黄保安、贾安民却被排除在外,这也为以后的纠纷埋下了极大隐患。(下文会有详细说明)
    2001年10月18日,荥阳市北邙陵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邙陵园”)正式注册成功,因为是太阳公司提交的审批材料,荥阳市太阳实业有限公司成了联办单位。
 
    究竟谁是北邙陵园的投资、建设以及经营单位?
 
    营业执照拿到以后,北邙陵园开始正式投入大规模的建设。
    据知情人透露,陵园建设初期,借用太阳实业的名义与当时的北邙乡牛口峪村签订了租地协议,但实际出资人是有独立经营主体和独立法人资格的北邙陵园,且为北邙陵园独家承办,租地款,建设资金均由收据和发票为证。
    而太阳实业也在营业执照拿到之前就表明态度,不参与北邙陵园的投资,建设以及经营,并出具了加盖太阳实业有限公司公章的委托书。

 
    在与牛口峪村签订的租地协议第11条也明确规定:双方合作期为甲方(荥阳市北邙乡牛口峪村村委会)与荥阳北邙陵园,荥阳北邙陵园具有独立法人资格工商注册登记后,原甲方与其他合作方的一切协议均无效。
 
 
 
 
    这也充分说明了,荥阳北邙陵园为北邙陵园唯一投资、建设以及经营单位。
   
    因股份确权不明,股东一怒状告北邙陵园
 
    北邙陵园在短短几年间,销售额就达几千万元。
    有利益的地方就是江湖,在建设初期,几个股东大概都没想到,会走到对簿公堂的地步。
    眼看陵园销售业绩骄人,股东之间又开始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上文曾经提起,北邙陵园在申请注册营业执照之时,就存在虚增股东等造假情况。因为有的股东没有在公司章程上显示,有的股东股权确权不明,也存在这利益分配上的不均。

 
    2005年,原始股东黄保安、贾安民一纸诉状把北邙陵园有限公司告上了法庭。
    经过荥阳市人民法院的审理,认定了陈百鑫、陈战胜、黄保安、贾安民四人为荥阳北邙陵园的股东,四人分别占股比例为:陈百鑫46%,陈战胜26%,贾安民16%,黄保安8%,其他人均不是北邙陵园的股东。因陈百鑫曾抽回资金108793元,应从原始股份份额中去除,扣除的股份,由四股东共同持有。
    自此,股东之间的确权纠纷案告一段落。
 
 
    两个公司一个法人,为以后的利益之争埋下隐患
    然而,股东之间的纠纷告一段落,并不意味这利益之间竞争的结束。
    虽然太阳实业在陵园建设初期就表明不参与北邙陵园的投资、建设、经营等一切事务,但在实际操作的过程中,太阳实业不仅大肆圈地,而且参与销售,并分的了一大杯羹。
    据知情人透露,因陈百鑫曾经是太阳实业和北邙陵园两家公司的法人,也是北邙陵园的最大股东,这为他谋取个人利益取得了极大便利。陈百鑫夫妇二人把持着北邙陵园的公章以及各项手续,用北邙陵园的公章签订合同,但是销售款却走到了太阳实业的账上,左手倒右手的把戏玩的驾轻就熟,这让其他股东非常不满。
 
    法人因病无法主持工作,北邙陵园与太阳实业利益之争达到白热化
    2010年以后,法人陈百鑫因病不再主持工作,太阳实业实际管控人已经是陈百鑫的妻子李惠,从此以后,太阳实业也和北邙陵园撕破了脸,从暗斗变成了明争,利益之争达到了白热化。

    据知情人透漏:荥阳市北邙陵园有限公司作为北邙陵园唯一投资建设经营者,根据法律规定,应荥阳市民政局的要求,北邙陵园与荥阳市民政局设立了一个资金共管账户,每年从公墓销售额中提取5%用于公墓维修,陵园建设等。然而在北邙陵园不知情、未出具任何手续的情况下,不知何时,该资金共管账户变更成了由太阳实业与荥阳市民政局共管,北邙陵园未接到通知,也未接到荥阳市民政局任何通知或者文件,北邙陵园每年还在傻傻地往共管账户打钱,北邙陵园众股东气愤不已,认为太阳实业侵犯了广大股东的合法权益,自己当了冤大头。
 
    陵园长期经营混乱,被主管部门下达整改通知书
 
    北邙陵园走的是边建设边销售的模式,2001年北邙陵园在正式注册下来之前,已经建成一部分,拿到销售许可证之后,北邙陵园成立了众多销售点,办事处,并在各种报纸上大做广告,销售曾经十分火爆。
    眼见有暴利可图,周围的村民也纷纷以金钱和自己的土地入股,挂靠两家公司,从2001年至今,散户投资人已经达到了三十多人。
    在这些散户投资人之中,有投资六七百万的,有投资三四十万的,也有以自家土地入股的。
    在2010年以前,北邙陵园得到了空前扩张,原审批表上,规划土地仅有150亩,但截至到今天,陵园占地达到上千亩。
 
    因北邙陵园长期管理混乱,也引来不少投诉,且法人因病或者其他原因,没有进行企业年检,销售许可证被注销,期间荥阳市民政局曾经多次下达整改通知书。
    北邙陵园和太阳实业以及众多散户的利益纠葛,非常复杂混乱,几年间,整改也未见成效。
    2016年,荥阳民政局认定北邙陵园为非法陵园,下达了禁止销售通知书。
 
    北邙陵园被认定为非法陵园禁止销售,但非法销售行为仍然猖獗
 
    即使被下达了禁止销售通知书,但北邙陵园仍在疯狂违规销售。
    《资本论》上有这样的阐述:当利润达到10%的时候,他们将蠢蠢欲动;当利润达到50%的时候,他们将铤而走险;当利润达到100%的时候,他们敢于践踏人间的一切法律;当利润达到300%的时候,他们敢于冒绞刑的危险。
    处罚永远比不过巨额的利润的诱惑。
    据知情人透漏:2017年至今,北邙陵园(实为太阳实业)违规圈地400多亩,与郑州市13个行政村签订了公墓销售合同,获利4800多万元(均有发票清单)。
    荥阳市民政局下达天价行政处罚通知书,北邙陵园不服状告民政局
    2020年8月25日,荥阳市民政局向北邙陵园下达了天价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没收违法所得876.96万元,并处以2630.88万元。
    北邙陵园众股东表示不服,认为处罚主体错误,违法销售行为以及违法所得均为太阳实业,罚款这个锅北邙陵园坚决不背,随即一纸诉状将荥阳市民政局告上法庭。
    荥阳市人民法院经过审理,做出撤销荥阳市民政局2020年9月6日下发的荥民罚决字{2020}第7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并责成荥阳市民政局查处太阳公司是否有违法行为,判决生效8个月,民政局依然没有查处太阳公司的违法行为。
    同时,散户投资人也收到了荥阳市民政局的行政处罚通知书,也纷纷起诉民政局。
 
    太阳实业与北邙陵园均变更法人,形成对峙局面
    于此同时,太阳实业和北邙陵园公司也发生了重大变化。
    因法人陈百鑫已经重病缠身多年,还曾经住过精神病院,现在一家养老院,已经不能主持工作,北邙陵园众股东经过召开董事大会,一致选举贾安民为法人代表兼北邙陵园董事长。
    2020年5月,荥阳市北邙陵园法人变更为贾安民。但陈百鑫李惠夫妇并不愿意归还北邙陵园的公章,被迫无奈,北邙陵园在报纸上刊登了公章作废声明。
 
    2018年6月,太阳实业变更经营范围,新增墓穴销售项,但执照上的经营场地是陈铺头工业园。2018年,太阳实业变更法人,新的法人为程志杰,陈百鑫退出股东,变更为程志杰持股49%。李惠持股51%。2019年9月,太阳实业股东变为程志杰和陈旭阳,程志杰持股80%,陈旭阳持股20%,从此,太阳实业结束了陈百鑫李惠夫妇的时代。
    但两家公司无硝烟的战争仍在持续。
 
    太阳实业山门设置保安
 
    据知情人透漏,从2017年起,北邙陵园已经被太阳实业完全把持,并以政府名义在山门处设置保安,检查一切进出陵园的车辆,禁止以前买过公墓的丧主埋葬或者合葬,也禁止北邙陵园的其他股东进入陵园,这就出现了开头的一幕。
    因去年720大水,北邙陵园想对冲毁的墓地做出修缮,但保安将施工人员团团围住,阻扰施工工作,但太阳公司背着政府和北邙陵园股东暗地却大量销售。
 
    此事引发的思考,当地政府和民政局在此事中充当了什么角色?
    北邙陵园本应该是当地的一张名片,但因利益之争走到如此地步,实在让人唏嘘。
    北邙陵园也曾多次向当地政府和上级主管部门部门反映情况,但反映材料均未得到回复,犹如石沉大海。
小编也有三问:
    一,荥阳市民政局是否调查了实际情况就做出了处罚通知书?荥法院(2021)豫0182行初19号生效判决书,荥阳市民政局是否执行了?
    二,把守山门的保安是否是政府所派?言辞与行动是否代表政府行为?
    三,事情走到如今,当地政府和主管部门是否存在懒政不作为?
    不管几方利益相争,最终受害的是消费者。
    也希望当地政府和荥阳市民政局能妥善解决此事,把中间的利益纠葛整清楚理明白,不能让消费者再受伤害。

除《民生头条网》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民生头条网》立场!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人才招聘 权利声明 广告中心 人员查询

香港新闻工作者联合会许可证 港媒备2019【56】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投诉邮箱:minshengtt@163.com

民生头条(www.minshengtt.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