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食药

澡豆的智慧 唐玄宗宠妃斛珠夫人的斛珠子 石斛珍珠的雍容华贵

2021-01-26 17:36:49 新闻来源:中报网 责任编辑:
      华夏地大物博,文化上下五千年,从内到外无一不丰,单说这“外”,礼仪之邦的人们就非常注重,光是清洁用品,就演化了好几代许多种。 
      即使没有现代这么便利的条件,古代人也比我们想象中要卫生的多,早在三千多年前的周代,人们就用淘米水来洗澡去污。从史书记载中可以知道,早在秦朝时期就有记载中国人洗浴时所使用的去污用品,是一种叫“潘”的用品。出自先秦时代典章制度的《礼记》中,记载了当时的洗浴要求。《礼记》中的《玉藻》篇中有这样的说法:“日五盥,沐稷而靧(读huì)粱。”这里的“沐”是洗头发,“沐稷”,即用淘洗稷的水来洗头发;“靧”即洗脸,“靧粱”就是用淘粱的水来洗脸。整个句子连起来理解,就是每天洗五遍手,用淘洗稷粱的水来洗头洗脸。保持清洁是对他人的一种礼节尊重,古人从春秋就开始浴兰汤兮沐芳,用兰草等芳香植物煮水净身,士人则用淘米水濯面去垢。 
      《礼记》中的《内则》篇记载:要为年迈的父母搞好卫生,“五日则燂汤请浴,三日具沐。其间而垢,燂潘请靧。足垢,燂汤请洗。”意思是,五天烧一次热水给父母洗浴,三天帮父母洗一次头。这期间如果父母的脸脏了,要烧热水,用潘来清洗;如果脚脏了,也要烧热水帮父母洗干净。 
      在西晋时代,澡豆这种高档用品出现了。当时人们嘲笑一个人土气,不懂得上流社会的卫生习惯,往往就会说此人“不识澡豆”。说起澡豆还有个广为流传的故事。据《世说新语·漏》记载 “将军王敦初尚主,如厕,见漆箱盛干枣,本以塞鼻,王谓厕上亦下果,食遂至尽。既还,婢擎金澡盘盛水,琉璃碗盛澡豆,因倒著水中而饮之,谓是干饭。”士族出身的王敦,在刚娶晋武帝的女儿舞阳公主时,上皇帝老丈人家的厕所,见里面有箱子,箱子里盛着干枣,这些枣是用来塞鼻子的,王敦却认为是用来吃的,遂将枣全吃了。从厕所出来,婢女举着盛水的金澡盘,用琉璃碗盛着澡豆,本是让他洗手用的,王敦却误以为澡豆是给他吃的,他把澡豆倒进水中饮用,还说是“干”。这则“笑话”说明,澡豆在当时是相当高级的洗涤用品,连王敦这样的大人物都不识澡豆。从史料来看,澡豆也确实是古代最高级的洗浴用品,曾是宫廷专用。魏晋时期正值中国历史上的香料大发现时代,人们将豆面与珍贵香料混合到一起,散发优雅的香气,制成了这种高级清洁品澡豆,因此澡豆的出现并不是偶然。 
      澡豆的出现,逐渐成为贵族士大夫阶层的男男女女不可或缺的生活用品,使用非常广泛。到了唐代,可以说进入了鼎盛阶段。 
      唐朝《千金方》中可以看出澡豆配方已经讲究到了异常奢侈的地步。比如精通中医的唐玄宗宠妃斛珠夫人其中一款,加入青木香、甘松香、白檀香、丁香等珍贵香料让其芬芳怡人,辅之以梅花、桃花、蜀水花、旋覆花、兰花等,一起捣碎研磨,再加入珍珠粉、玉屑后与豆粉混合,配料除了常见的那些“白字头”药料白术、白芷、白及、白敛、茯苓等等多种被认为可以让皮肤白皙细腻的中草药,还有滋养润泽肌肤石斛兰草、鸡蛋清、猪胰等脂膏丰富之物。盥洗时,用这种混合的香抹擦在脸、手上,不仅去除污垢,可使肌肤光洁如玉,身体润泽芳香,有美容养颜效果。唐《广济方》记载重点在于这种澡豆的使用方法: 
      “每夜以水和浆涂面,至明,温浆水洗之,甚去面上诸疾病。” 
      “十日内面白如雪,二十日如凝脂!”这是药王孙思邈的记载。 
      晚间,把澡豆兑入适量清水调成浓稠的浆液,然后涂在脸上,第二天再用温水洗掉——这简直是妥妥初代面膜啊,而且还是睡眠面膜的使用方法! 
唐代这款澡豆在意的,并不仅仅是深层清洁,而且旨在通过延长精华与肌肤的接触时间,来实现“去皯䵴、风痒,令光色悦泽”这些保养效果。《外台秘要》记载的《澡豆方八首》大部分添加的粘稠物是白面,可能是考虑民间材料方面。除了大量添加珍珠,斛珠夫人还大量添加了粘稠物石斛,这款澡豆,脂膏温润,色如珍珠,宫人称为“斛珠子”,被历朝内宫后妃公主所喜爱,后世,宫内尊称梅妃江采萍为斛珠夫人。她还下令收集、整理归档了美颜护肤相关制方和书籍,要求内官研发各种美肤制方,在用料、制作、功效上精益求精,许多制方都是奢侈无比,每年新研制大量的宫廷制方用品,口脂、面药、澡豆、手膏等,部分被用于赏赐近臣,斛珠夫人是钻研宫造美颜护肤用品制度的始创者。为了保护赏赐价值,斛珠夫人制定了不许将新的成品制方传出外界的规定,但内官御医们却并不太在意,太府丞王建道:供御香方加减频,水沈山麝每回新,内中不许相传出,已被医家写与人。 
      据《太平御览》记载,每年腊日(农历十二月初八),宫里都会赐给大臣及其家人斛珠澡豆及头膏面脂口脂等宫造用品。杜甫于天宝九载冬预献三赋,《朝献太清宫赋》、《朝享太庙赋》和《有事于南郊赋》三篇,用于皇家盛典祭祀的文章,而得到皇家的赏识,这年腊月,杜甫进入朝堂,晚上吃了酒,领了一套斛珠夫人的宫造“化妆品”开心的回家了,还作诗一首《腊日》: 
腊日常年暖尚遥,今年腊日冻全消。
侵陵雪色还萱草,漏泄春光有柳条。
纵酒欲谋良夜醉,还家初散紫宸朝。
口脂面药随恩泽,翠管银罂下九霄。 
      所谓面药就是脸上所要用的脸霜。皇家出品,必属精品!那用什么装呢?“翠管银罂下九霄”,千万别误会,这是说的不是音乐,这是实实在在的,用绿玉管状物和银制小盒子装好的唇膏面霜。杜甫一辈子难得写几首快乐的诗,这也算是他其中的一首。 
      这些澡豆头膏、面药口脂等宫造用品,后来不再是皇家独占,达官贵人和士族们也用上了。《卢公家范》:腊日上澡豆及头膏面脂口脂。《老学庵笔记》记载,太监杨戬家中后院曾建有一浴池,设浴具及澡豆之属于池上。《酉阳杂俎》:腊日赐口脂腊脂,盛以碧镂牙筒。《释名》说“唇脂以丹作之,象唇赤也”。面药则用以洁面护肤,均有滋润皮肤、预防皴裂之效。”贞元十九年腊日,朝中赐予李中丞、刘禹锡:紫雪红雪、面脂口脂、斛珠澡豆,刘禹锡亦上谢表。 
      宫造之物奢靡的“斛珠子”,而后民间使用无患树的果实替代其石斛等名贵脂膏,演变成另一种更适用于民间的澡豆 “肥珠子”,这也是一种类似斛珠子的洗涤用品。宋人庄绰《鸡肋编》记载:无患树木亦高大,叶如槐而细,生角长者不过三数寸,子圆黑肥大,肉亦厚,膏润于皂荚,故一名“肥皂”。每到深秋,人们就将肥果荚采下,煮熟捣烂,加以猪胰、香料、白面、拌和搓成丸,这种澡豆被称为“肥珠子”,民间单用无患树的无患子作为洗涤之物,亦称无患子为“肥珠子”。肥珠子还可以制成“洗面奶”。《本草纲目》上便有用肥珠子制作的“洗面去斑”方:“有无患子上捣烂,加白面和为丸,每日取以洗面,去垢及斑”。这种“洗面奶”很管用,李时珍用“甚效”二字来评价其功效。材料中,无患树果荚中果实叫无患子又名“鬼见愁”。对于百姓而言,简配的“肥珠子”亦是不可多得的奢侈品,民众大部分会直接使用无患树的无患子作为洗涤之物,亦把无患子称为“肥珠子”。《本草纲目》中对无患子有专条介绍:这种树生长在高山之中,其果实大如弹丸,核子坚硬,黑色。 
      相对而言,肥皂树所产肥果荚比皂荚更多油,南宋时期用肥果荚制造的成品大颗肥皂—— “肥皂团”。宋人周密《武林旧事》卷六《小经纪》记载了南宋京都临安有专门经营“肥皂团”的生意人。明人李时珍《本草纲目》中记录了“肥皂团”的制造方法:肥皂荚生高山中,树高大,叶如檀及皂荚叶,五六月开花,结荚三四寸,肥厚多肉,内有黑子数颗,大如指头,不正圆,中有白仁,可食。十月采荚,煮熟捣烂,和白面及诸香作丸,澡身面,去垢而腻润,胜于皂荚也。 
      《鸡肋编》还记载了用草木灰浸水洗沐去污,此外,还有少量猪胰,里面添加了香料。普通百姓就用皂角洗脸。但是民间省去了名贵的材料,用绿豆、白豆等本土豆子制作廉价版澡豆,于是澡豆渐渐进入寻常百姓家。《鸡肋编》:“南方妇人竟岁才一沐,止用灰汁而已”。这句话的意思是,南方的妇女一年才洗一次澡,所用的洗涤用品是仅有的“灰汁”。这里的“灰汁”就是用草木灰和成的水。现代检测证实,“灰汁”和“淘米水”一样,因里面含有碳酸钾,也有去污功能,古人用之去污脱垢还是靠谱的。缪荃孙的《光绪顺天府志》记载了胰皂的制法:“胰皂:按有引见胰、玉容胰、鹅油胰,及香皂、双料皂诸名。用皂荚捣烂去滓,配以香料、药料合成。后来肥皂也被叫做“香胰子” 
      中国经历里了五千年,这片华夏大地上孕育了无数杰出的人才,有数不清的智慧结晶,经过现代科学验证都是真实有效的,从最简单的“洗稷水”“淘粱水”到奢华无比的“斛珠子”,是一代代的中华儿女用智慧“灌溉”出来的结晶,科技的进步让我们生活便利富足,古人的智慧也将指引我们发展美好未来。
 

除《民生头条网》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民生头条网》立场!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人才招聘 权利声明 广告中心 人员查询

香港新闻工作者联合会许可证 港媒备2019【56】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投诉邮箱:minshengtt@163.com

民生头条(www.minshengtt.com) 版权所有